【大卓不良資産】不良處置變局:資産包最高降價三成,不良私募基金按下暫停鍵
發布時間:2019-07-18 15:17:33

作爲中國處置銀行壞賬的主要手段,當前不良資産包價格開始回落。但由于不良資産並無公允價值,這一回落,究竟是“回調”還是“下跌”,業內看法不一。

AMC人士和銀行人士主要認爲,資産包價格屬于回調,但幅度不大,原因在于受之前“搶包”影響,上一手成本仍較高。

從事不良資産處置業務的人士則抱有另一種看法,認爲不良資産包價格已經下調10%-30%。

過去幾年,一些AMC在不良資産市場上高價“搶包”,以迅速做大規模。最近半年,行情出現了新轉變,四大AMC、地方AMC開始召開不良資産推介會,並在淘寶網上售“包”。

不良資産包價格回落的原因,既有不良資産包供應加大、監管對不良認定趨嚴的因素,也與近兩年投向不良資産的資金渠道受限有關。數位不良資産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人士表示,自去年末以來,投向不良資産的私募基金備案新增困難。

在宏觀經濟調整背景下,中國的不良資産處置行業從“搶包”到回歸理性,在投資者風險偏好裂變、資産包價值不確定性增大的情況下,如何形成公允的估值報價和有序的不良資産市場。

不良資産包降價

目前不良資産處置市場並不透明,也無公允價格。據受訪業內人士透露,自去年末至今,不良資産包價格大約下降了10%-30%。

 一位華北不良處置行業人士表示,不良資産包的底層資産都是混合的,其中既包括住宅房産等較受歡迎的資産,也有商鋪、寫字樓等不易處置的資産。以一線城市來說,去年0.7-0.9元的不良資産包,現在的價格大約爲0.6元。部分二線城市的不良資産包,去年0.6元的價格也降到了0.5-0.6元。

以上海農商銀行爲例。7月2日,上海農商銀行闵行支行在上海聯交所挂牌轉讓其持有的51戶不良資産包,不良資産包本金余額2.98億元,利息0.82億元,共計3.8億元。最低起拍價1200萬元,即該標的僅0.3折起拍,該項目也設置保留底價。

但也有AMC人士指出,過去幾年“搶包”的情況已經不再出現,當前不良資産包價格還比較平穩。

工商銀行信貸與投資管理部不良資産管理處置中心總經理謝嘉在“2018中國AMC戰略合作高峰論壇”上表示,今年以來不良資産投資者出現觀望情緒,價格回落了約10%。“去年是不良資産盛宴,特別是四季度以來,資産公司在各地收購不良積極性非常高,報價也很高,有的表外資産包報價超過90次,有的資産包競價異常激烈,超出銀行預期。但今年一季度開始,資産市場很快進入下滑趨勢。去年某資産管理公司大概拿了我們48%的資産包,今年到目前不到10%。”

今年4月,四大AMC之一的東方資産發布《中國金融不良資産市場調查報告》,商業銀行受訪者認爲,最有可能出現風險的金融機構或平台是小額貸款公司,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貸款的緊迫性更強,推出不良資産包更加多樣化,預期2019年將由賣方市場轉向買方市場,不良貸款價格與上年相比將穩中有降。

在不良資産包價格方面,資産管理公司受訪者認爲,不良資産二級市場的預期收益率與往年相比有所回升,規模在1億-3億元的小型資産包最受歡迎,不良資産市場逐漸回歸理性,資産包價格可能回落10%左右。

四大AMC放緩步伐

不良資産包價格的漲跌,與供需有關。

供應方面,近年來銀行不良認定趨嚴,不良出表需求加大。21世紀經濟報道今年5月16日報道,監管此前要求在90天以上逾期劃爲不良,現在又鼓勵銀行將逾期60天以上貸款劃爲不良。目前還在征求意見階段,一旦正式頒布施行,客觀上會加大銀行不良資産指標控制的壓力。另外,銀保監會將五級貸款分類法擴展至近幾年大量增加的投資類資産,而部分銀行的金融資産占比已接近或超過貸款占比。

此外,作爲不良資産包的收購的絕對主力——四大AMC,以及部分地方AMC開始大量出包。

去年末以來,四大AMC多次組織大規模的區域不良資産推介會,推出數百億資産。例如,6月19日,長城資産在成都舉辦特殊資産推介會,推出資産價值超過190億元,涉及500余戶債權資産。5月24日,越秀金控旗下地方AMC——廣州資産推介項目39項,涉及債權金額超過200億元。

此外,AMC也將不良資産包搬到線上。6月20日,東方資産與阿裏巴巴簽約資産推介,其下轄的19家分公司、4家子公司全部入駐阿裏拍賣,累計處置債權本金53億元。

一位華南不良資産業務人士指出,四大AMC這兩年營收壓力比較大,之前“搶包”過于激烈,價格攀升後,AMC利潤被攤薄。

東方資産戰略發展部人士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今年資管公司收包態度相較去年較爲積極,四大AMC收包則更加審慎,市場份額爲次要問題,總體上價格穩中有降,3-4折是公認的水平。

不良資産基金暫停

另有多位業內人士指出,近期不良資産包價格下滑,與資金緊張有一定關系。

一位不良資産業內人士指出,部分地方AMC過去兩年大量買資産包,今年以來迅速向市場售“包”。

另一個原因,是不良資産私募備案暫停。

數位不良資産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,自去年末以來,投向不良資産的私募基金備案已很難新增,目前新發産品只能通過擴大套用已備案的基金規模。

投向不良資産的私募基金在基金業協會備案爲“其他類”。根據基金業協會私募基金公示查詢,帶有“不良資産”字樣的私募投資基金最新一筆備案時間爲2018年11月5日,此後再無更新。

此外,由于不良資産處置難度較大,近兩年受到P2P網貸平台爆雷、私募基金違約潮等事件影響,部分專門從事不良資産處置的私募基金現金流斷裂,出現違約。例如,2018年12月,一家從事不良資産處置的私募基金——東方成安實控人與總裁雙雙失聯,不良資産包債權金額爲110億。

一位不良資産業內人士指出,投向不良資産的資金渠道在減少。從根本而言,不良資産的價值在于作爲抵質押物的底層資産的土地、房産等固定資産上。受經濟下行壓力影響,這些資産變現能力已大不如從前,不良資産的周轉速度和回報變得漫長,投資不確定性增加。

文章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